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怪医食谱 > 38准备与彩排
????陆满志记得很清楚,自己花了整整2个小时,才把仓库堆出一块空地来,既不占据过道,又不影响美观,虽然这破仓库没什么美观可言。

????他又花了1个小时,忍着肌肉的疼痛,去花店买了长方形的朴素盆栽,还有一堆土,其中讨价还价就占了快三分之一的时间,结果还是那个精明的店主赢了。

????接下来的3个小时,他去垃圾车旁边拉来一个没人要的铁架子,然后在每一个盆栽里装上土,撒上庇灵沙,还拿来两个乳白色的桶,装上满满的水。

????他坐在床上欣赏自己的灵体种植架,在陆满志的计算里,如果他半个月收获一次,这里的量大概能勉强维持到下一次收获,实在有些窘迫,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里所用的庇灵沙直接把陆满志的库存给扫了个干净,他剩下的,只有贴着庇灵沙标签的瓶子了。

????他已然决定在自己做好充足准备,或者万不得已前不出门了,泰利制药就像是建造在陆满志的危险上一样,每次出去几乎都没什么好结果。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多,首当其冲,便是分析一下现在的状况。

????“律师给我的地址是亨特家”陆满志回想着,那个律师的委托人似乎很有能耐,但目的呢?仍然不清楚。

????“如果我打电话过去,有点不太好说”陆满志心里想着,既然那个委托人都能知道陆满志需要亨特的地址,那肯定也会知道陆满志和亨特经历了什么,而且那天晚上动静不算小,可能看新闻就能知道。

????所以对于目前的现状,他决定在律师打电话来之前,不主动找他们,如果自己休养好了仍然没有他们的消息,那陆满志也就不必管他们了。

????那还有什么要做的呢?多了去了。

????首先是材料的问题,这也是最让陆满志头大的事情,虽然可以苟且的用着,但扣扣索索可不是他的风格,不说别的,庇灵沙肯定得再做了,如果他想要延长通灵时间,那绳子也得再画上符文。

????他把想起来的材料写在纸上,然后看着自己写下的字,突然想起前天晚上,绿色的野兽灵体没有干扰他通灵,或者说,是陆满志成功把它和自己本身的灵体分离开来了。

????但仔细回想前天晚上的经过,他并没有任何头绪,似乎是在念完咒文之后,灵体才成功分离的。想到这,陆满志又试了一下,果不其然,眼睛很痛,又和之前一样了

????他揉揉头发,实在想不明白,干脆之后再说。

????他在纸上写下第二项,一个极其严肃的事情,医疗。

????陆满志不想再看见有人死了,死亡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所有人无一例外都会害怕,只是他们为了生活而不时时刻刻记着这件事。

????可陆满志必须要记得,而且必须时时刻刻在脑子里想象死亡的恐惧。只有感同身受,他才能拯救每一个自己要救的人。换句话说,他未来的日子里,每一个与他有交集的陌生人,他们之间唯一的牵连,就是死亡与痛苦。

????他不禁严肃起来,认真思考着应该如何去做,在那些可供参考的书里,大量的记载着各式各样的关于灵体的治疗方法,以及利用灵体治疗**的方法。他之前嫌那些太过枯燥,可现在必须要去看了,不然遇到前天那样的情况,他只能用灵体去修补亨特的灵体。如果他看过书并且记住,他就会知道,这种形式的伤口与情况,只需要一段咒文就能让灵体自愈。

????不会医术的人只知道发烧就是感冒,可发烧的原因多到数不清。这便是陆满志需要大量学习灵体医疗的原因了。

????他把这件事立为接下来日子里的重点,那么接下来就是第三件事了。

????自保。

????经过了前天那件事,再加上最早遇到的稻草人,在博物馆的那个怪物,还有贫民窟里的野兽们。他算是明白了,麻烦是没有尽头的,接下来的日子里,遇到的麻烦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难,靠他几十秒的通灵是没办法解决的。

????而且他还感觉到一件事,就是不同灵体的不同对策,像是照片黑影,它似乎害怕对手通灵,因为会看清自己的模样,而那些贫民窟的野兽,则需要一个伤口,稻草人只要吃掉稻草

????他需要看大量记载的事迹与传说,以免自己一股脑的冲。

????其次就是他想尽办法,也得增加通灵时间,得学会使用斧头,还得灵活利用咒文和一些道具要干的事情多了去了。

????陆满志苦恼了一会,但没办法,必须得这么做。他抽了根烟,想了想,基本上要做的事情只有这些了,等等就得开始学习庇灵沙的制作了。

????为什么他不休息一天?因为学习永远在下一秒开始。

????夜幕将至,剧院化妆间。

????化妆间内只有一个人,坐在镜子前不断查看自己的妆容,等等就得彩排,为了半个月后的演出做准备。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进”她的视线仍然离不开镜子

????一位戴着眼镜的助理走进来,抱着文件夹看着她。

????“刚刚为止,票全部卖出去了”他说

????“很好,有给我留一张吗?”她仍然看着镜子“我知道你有留的”

????“对”助理点点头“冒昧的问一句,您交男朋友了?”

????“不,当然不”她有些惊讶的说“去向你就不用管了”

????“我必须要关心,您和我们剧院的生死息息相关,如果我们是死在爱情上,可能我比较好接受一点”他说

????“油嘴滑舌”她笑了一下,终于站起来看着助理,然后说“我的妆如何?”

????她已然准备好上台了,穿着一席长裙,裙摆下坠,脸上画着妖异的骷髅状,仍然盖不住她的美,特别是用黑纱轻盖住的半张脸,更是充满神秘感。

????“很美”助理说。

????她又笑了,然后继续说道“我叫什么名字”

????“莫妮卡,莫妮卡帕拉”助理看着她,她耀眼的难以直视,可又美的难以抗拒。

????“莫妮卡帕拉,我最爱的舞者,所以,你需要担心什么?”莫妮卡微笑道,然后径直走向门外。

????彩排,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