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啊?我?不会啊。”越无尘被她问住了。

????“那么你要怎么解决外面那只可爱的老母鸡呢?”小梦忍着不笑。

????“啊!我……”越无尘好像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一心只想着赶紧回来,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些,“那个,那个……应该……”

????“你不会想告诉我,要用你那潇洒流畅的剑法来对那只会跑会跳的?”小梦现在就能想象那画面该有多滑稽。

????一个差不多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剑侠,去杀一只他缚不起的老母鸡。

????她以前也有过相似的经历,用自己的剑法去对付一只“手无寸铁”的鸡……结果就是,连人家的边儿都没碰到,反而惹了一身的鸡毛。

????当时若问就在一旁看着,笑得嘴都合不拢。

????“不可以吗?”越无尘好像确实是想这么干。

????“可以,到时候只怕你个堂堂少主就要成为一只咕咕的大公鸡了。”小梦也笑了,笑得非常开心。

????越无尘这才意识到,她在取笑自己“啊!好啊!你在笑话我!”

????“我哪有?”

????“你就是有。”

????越无尘笑骂着走到她身边,仔细一看才发现她的额头和手心都是汗,满满的都是冷汗。

????她的笑容不过是为了掩饰她的畏惧,她笑得越开心就代表她之前有多害怕。

????“我就不信了!你等着瞧!”越无尘配合着她,继续抬杠下去。

????两个人互相嬉闹着,欢笑着,好不轻松越快。

????忽然,小梦的笑容僵硬住了,慢慢消失的笑意,令她整个人变得严肃起来。

????越无尘发现她的反常,不由得紧张地问道“怎么了?”

????小梦静静地听着,确定外面确实发生的变化“有人。”

????越无尘心里一紧“谁?”

????小梦还在听着,来人有两个,身法很快,脚步很稳,那感觉,似曾相识。

????靠近了,消失了。

????意味着人已到了屋外。

????小梦忽然如释重负,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逃不掉的到底还是逃不掉。

????“二少主既然来了,就请进屋喝杯清茶吧。”小梦喊着,沙哑的声音有些无力。

????果然,人就在屋外回应了。

????“不愧是梦魂宫主,竟然还是被你猜到了。”来人进了屋,“许久不见,宫主可还安好?”

????“二哥?怎么是你?”越无尘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与越兴尘重逢,“二哥,你的脸?”

????越兴尘俊朗的面容上多了一道长长的疤痕,正是当日助他们逃离之后,越昂驹一怒之下的杰作。

????“拜令尊所赐,无尘这脸上的伤是没办法消除了。”云武还是一如既往地跟在越兴尘的身边,言语之中带着些许的不满。

????就是不知他的不满是针对当日下手的越昂驹还是针对连累越兴尘的越无尘的。

????“对不起二哥,连累你了。”越无尘猜到了其中的原因。

????越兴尘倒是并不在意“无妨。”

????他早就对父亲寒了心,唯一能让他感受到亲情温暖的就只剩下了这个弟弟了,他又怎么会怪他呢?

????他们兄弟之间寒暄着,小梦就一直在旁边坐着,听着。

????“许久不见,宫主可还好?”越兴尘的目标还是小梦。

????“还好。”除了这两个字,她还能说什么呢?

????越兴尘往前靠近之后,才彻底看清了小梦的脸,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小梦听见了,无奈地摇摇头“我的样子怕是吓到二少主了吧?”

????越兴尘有些窘迫“不是,我只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二少主气息不稳,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大病初愈吧。”小梦从越兴尘进门的时候就在仔细地留意他的呼吸和脚步,节奏和韵律如旧,却比之前要沉重的多。

????云武只叹她的耳力又精进了“宫主果然耳聪目明,猜的一点都不错。”

????耳聪是真的,但是目明,小梦实在担当不起。

????“望岳城一别,我与无尘应该给你们惹了不少麻烦吧?二少主的伤是不是因为我们而受的?”

????云武如实坦白“是。”

????“阿武……”越兴尘不想让他说太多。

????小梦却道“云武兄,但说无妨。”

????“是啊,云武哥,我们走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二哥的伤是不是也是爹干的好事?”越无尘也急于想要了解事情的隐情。

????“是。”云武又承认了,“你们大闹越府的事情,被越昂驹知道之后,他将心中的怨气都撒在了兴尘的身上,不仅伤了他的脸,还命越冥尘执刑打了他数十鞭。”

????“每一鞭都是皮开肉绽,以致于兴尘足足病了一个月才康复。”

????“而他的身体刚刚有些好转,就被越昂驹派了出来。”

????云武的寥寥数语,看似简单,却道尽了越兴尘所受的苦。

????“对不起二哥,都是我害得你。”越无尘满心愧疚,不知该如何弥补对兄长的亏欠。

????越兴尘并不在意,拍拍他的肩膀“你我兄弟,说什么害不害的。”

????他们的对话非常简单,而且略显急促,匆匆而来,绝对不是为了叙旧。

????“无尘,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事想跟二少主说。”

????“我?好。”越无尘有疑惑,可还是忍住了没有问,他相信她有她的道理,或许真的有一些事情,是她不愿意让自己听见的。

????“阿武,你也出去。”越兴尘使了使眼色,那神情有些凝重。

????云武立即心领神会,跟着越无尘一起走了出去。

????他就守在屋外,不敢走得太远,一是保护,一是望风。

????“二少主,坐。”小梦斟了一杯茶给越兴尘,往前推了推,却并没有推到最准确的位置,“这里清简,就只有些清水可饮,勿怪。”

????自始至终,她都是低着头,没有去看他一眼。

????越兴尘觉得有些反常,可还是坐了下来“把我单独留下,不怕我对你不利吗?毕竟我曾经是想杀你的。”

????小梦没想到他还会提起这件事,释然一笑“你要杀我,上次就不会帮我。”

????她还是低着头,跟上一次见面时的状态完全不同了。

????还有刚刚她斟茶的动作,先是放下了刀,然后摸索到了茶壶、茶碗,斟水的动作一点都不连贯。

????头发随意地散着,遮住了半边脸颊,侧身坐着,垂着头,右臂也自然垂落着。

????“怎么不说话?”小梦一直没有得到他的回应,就只能自己问了。

????越兴尘道“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好像,变了。”

????小梦毫不掩饰自己现在的缺陷“不用怀疑,我的确瞎了,右手也没了知觉,所以刚才才能那么远就发现你们的到来。”

????“你总该知道,瞎子的耳朵比正常人要灵敏得多。”

????越兴尘刚刚举起一点的茶碗落回了桌上,他不敢相信,可又不得不相信“原来江湖传闻,都是真的。”

????不出所料。

????又是传闻。

????小梦道“说吧,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不然你不会来得这么急。”

????越兴尘道“不错,我是奉命来找你的。”

????小梦道“我?果然还是躲不开,咱们长话短说,到底因为什么一定要找到我?”

????越兴尘道“你可知道噬魂秘籍?”

????小梦道“知道。”

????越兴尘道“江湖中传言当年蓝溪战败,慕容情和楚无欢坠崖而死,你师父若问是唯一一个活着回来的人,所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