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神医小农民 > 第2830章你不是蓬莱宗主

第2830章你不是蓬莱宗主

????或许是司机开车水平高超,或许是前后两处地方都有屋檐,使得下车站在蓬莱居门口的周游,在这坠雨如珠的天气里,竟是半丝雨水也没有沾染上。看书阁 www.kanshuge.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可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此时望着“蓬莱居”,周游心情却比黑沉沉的天际要更重上三分。

????“蓬莱居。”

????周游低声将匾额上那三个字念出,这奇怪的地方,花解语不是花解语,连周游似乎都已经不是周游了,那么跟蓬莱有关的,会是故魂吗?又或者,会是真正的蓬莱宗主?

????纵然再次进入蛮荒之地幻境中,周游心里即便疑惑万分,可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吱呀——”一声。

????带着揣测,周游伸手推开眼前蓬莱居的院门。

????时间与空间仿佛在门开的刹那转回,当他看清楚院门后的人时,即便早就已经做好准备,可周游的呼吸还是凝滞了下。

????眼前格局与一隅院完全相同,就连那架下的青石台躺椅,都一模一样,然而周游在看着青衣如故的蓬莱宗主时,微微沉吟片刻,再开口已经恢复平静,道:

????“你不是蓬莱宗主。”

????有过之前花解语的经验,这次周游面对这个与故魂从长相到气度都完全一样的人时,就率先将她当成假的来应对。

????而后者也没有再试图狡辩什么,反而还笑着点头道:

????“我确实不是你的宗主。”

????周游眉梢微挑,对方或有意或无意用了个“你的”两字,说实话,即便是周游,也不得不承认,这当真是很令人心动。

????尤其是看着对方与故魂一模一样的面容,甚至连气度都极为相似,说实话,这很容易就能够令周游卸下防备,甚至下意识追问了句:

????“那故魂呢?”

????而坦言自己不是蓬莱宗主的青衣人,声音回归到一种疏离淡漠状态,道:“只有你破开局面之后,才能够再次见到她。”

????破开局面?

????周游不动声色的追问:“眼前这个幻境吗?”

????“并非幻境,而是从你踏进非人界那一刻起,就已经……”

????说到这儿,青衣人话音稍稍停顿了下后,才继续说道:“你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考验,或者选择,代价不过是生与死的区别而已。”

????对方这么开诚布公,使得周游将最后一缕戒备也都收了回去。

????“怎么称呼呢?”

????周游用食指轻抚着焚天匕首,再看向青衣人的目光里面,少掉警惕和戒备,却多出几分隐含着的探究和打量。

????然而这一打量,周游就看到了他衣袖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

????只是还没等看清楚,那被衣袖遮着的,究竟是什么,周游便微微眯了下眼,因为越看便越叫周游感觉到惊讶,以至于都顾不上去看青衣人衣袖底下的东西了!

????“你既然不是蓬莱宗主,身上气息又为什么会……”

????他丝毫也感觉不出来这与故魂模样极其相似的青衣人气息。

????可对方那如风过林水过石的声音和淡漠眼神,却令他仿佛当初在魔都与故魂初见时那般,甚至隐隐生出一种她就是蓬莱宗主的错觉来……

????“我自天地之初诞生,也可以算是被她印证大道而舍掉的一缕精魄,无名无姓,自然也无需称呼。”青衣人说到这儿,目光微凝之后,忽然又笑道:“不过我听你们称呼她为故魂,那么我大概就是魄!”

????对方这话有些意味深长,至少周游听不出里头真假几分。

????他隐约的能够猜测到青衣人话语里面对故魂应该是有怨和恨,所以在微微沉吟片刻之后,便又追问了一句:

????“你自称为魄,也是与宗主学,取故人魄的意思?”

????周游这话更多的是试探,试探对方与故魂之间的关系。

????自称为“魄”的青衣人目光微闪:“我以为,你会叫她阿故,不过想来,你大概不明白故魂这两个字真正的意思。”

????周游瞳孔剧烈针缩了下,青衣魄像是察觉到了他的震惊,便主动解释道:

????“你无需惊讶,因为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说,我也曾经算是她的一部分,撇开这个不说,单论你在非人界一举一动,都逃不开我的感知。”

????从青衣魄的这句话中,周游瞬间提取出了很多东西!

????若真如她所说,那么眼前这个青衣魄与故魂那么相似的原因,就可以理解了!

????只是周游还来不及将思绪全都整理完,就听青衣魄又道:

????“世人生来,便有善恶两念,而洪荒天地初成,若要与天同寿则需在最本源的雷霆之力下淬炼,也就是你们修士眼中所谓的‘成神’。

????天道之下无私念,或许每一个接触她的人,都会觉得她心怀天下,可生自洪荒,历经千劫,她至今还能以半魂之体存留,不过就是迎了天道。”

????“等等,我再确定一下,你口中的那个‘她’,是指蓬莱宗主?”

????而此时被周游提起的蓬莱宗主却在面对着毫不掩饰露出杀意来的叶欢。

????“等等,你这是想要杀我?”

????面对叶欢表现出来的杀意,故魂似乎半分也不觉得奇怪,甚至还好整以暇的笑着提醒了她一句道:“如果就只以你手上那凝血针,是不够的,向来让你来的幕后主使,应该告诉过你。”

????叶欢握着越发艳红如胭脂般透着赤到近乎泛黑的凝血针时,因为故魂的话,动作怔了怔:

????“你知道……”

????不过诧异只是一瞬,话出口立刻知道自己说错了的叶欢,立刻有些懊恼的住了嘴。

????似乎是察觉到了叶欢的懊恼,故魂居然还笑着宽慰她,道:

????“你不用担心,在某种程度上,她与我,也曾经算是一体,要猜她心思,并不难。”

????万万没想到会听见这个答案的叶欢,下意识抬头看了故魂两眼。

????对上故魂那双带着三分温和,七分笑容的眼眸,几乎是立刻,叶欢就挪开了眼。

????很多时候,眼睛都是心灵的窗户,而有着私心的人,对上没有私心之人的清澈眼眸时,就会下意识的心虚。

????“既然你早就知道,又为什么还要……”